我的梦想就是流浪天涯
导航

主页 > 值得一看 >

N号房记者完整实录,超过1000位女性受害!这些女孩原来是这样被操

 知青    2020-08-06    值得一看  

2020年3月 南韩警方破获一起大型网络性犯罪案件 人们称之为 N号房事件 

这则影片我没有开启营利 因为我不想利用受害的 女孩们来赚取一分一毫 我只希望透过叙述案件始末 来让大众了解这些人的操控手段 并在未来加以防范给予亲朋好友警惕

 我有很多观众也是未成年 这件事情虽然发生在韩国 但或许事情也发生在你我身边 

这起案件要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说起 一位名为godgod的人 使用类似LINE的通讯软体 开设1到8号房 共8个聊天室 让加入的人在群组内分享淫秽资讯 并要胁女性成为群组的奴隶 并对她们做出性剥削的行为 在这软件中衍生了很多类似的群组 其中以用户名「博士」 所开设的博士房最为猖獗 内容极度残忍吸引了26万名用户加入付费 整起案件 人们称之为N号房事件 

N号房事件是由一名记者及两名大学生 潜伏进入深入挖掘 最后蒐集足够证据提供给 警方而得以进行调查 为了抓捕N号房案件全部加害者 美国FBI跟韩国警方正式合作加入调查 这起骇人听闻的事件始末是怎麽样的呢? 

接下来我会将godgod简称为G先生 Watch man简称为W先生 避免有人刻意搜寻 所以我不会提及通讯软体的名称 接下来老王会用第一人称 来叙述N号房记者的完整实录 

我是一名记者 在2018年年初 为了对性剥削文化进行採访 我意外在收发色情物品的网站上 发现了一个可疑的连结 这个连结是通往群组的连结 只要你输入电话号码跟姓名就可以加入 加入以后号码不会被公开 姓名则可以随心所欲的改变 六月我正式进入潜伏状态 首先我加入了延伸房 延伸房共有四个 可以把延伸房想作是游客大厅 也能把它当作是筛选用的群组 表现良好才能加入其他房间 你在这个延伸房发一些作品之后 也能进入高牆房 当然也有更快的方式 你可以选择付款进入 通过延伸房之后还有一个高牆房 高牆房之后又有额外八个群组 因为这八个群组 让越来越多人创立类似的群组 所以人们将这些散佈性影片的群组 称之为N号房 我想进入的是发起先例的 W先生所管理的房间 据说他所营运的八个房间是最热门的 他们的延伸房加起来就已经有七千多人 随著想要加入N号房的人越来越多 W先生一个人管理起来显得力不从心 他雇用了管理员并且委任了部分权力 我潜伏的这个衍生房裡 我亲眼看到的淫秽色情信息 就超过3000条 虽然也有商业性质拍摄的色情片 但大多数是 强姦儿童的影像製品等非法拍摄品 淫秽信息在一天内一般超过1.5万条 如果你不上传淫秽影片 或者是不参与性骚扰对话的话 你就会被强制退出 如果你发表了自拍影片 你找了一些女孩凌辱、虐待 你就能获得直通N号房的门票 最终我取得了可信度在付费以后 我成功进入了N号房 N号房和之前的那些房间 完全不是一个水平 那裡有群主G先生的奴隶们 受害者大部分看上去都是中学生 我亲眼看到了像狗一样叫著的孩子们 还有在男厕所裡裸体躺在地板上的孩子们 盯著摄像机拍摄自慰的视频是最基本的 每段视频都会露出性器官 她们似乎是按照指示 亲自拍摄并发送视频上来群组 刚加入N号房的这个晚上 我做了一个地狱般的恶梦 被恶梦惊醒的我 气喘吁吁的 不断思考著这些女孩到底该怎麽办 我想赶快帮助她们 但是 我必须收集更多证据

 

2019年2月 创始人G先生把N号房的 权限转移给了W先生 并且离开了N号房 由G先生製造和W先生运营的N号房共有8个 每个房间约有3到4名奴隶 加起来共有20到30名左右 这些奴隶们为什麽束手无策呢? 当时G先生自豪的在群组告诉W先生 而W先生将其流传在群组中 犯罪主要发生在推特上 G先生会去寻找一些发佈清凉照的未成年人 冒充警察进行恐吓或者用拐骗的方式告知 你的性爱影片外流了!连结在下方 让别人因为害怕而藉此得到对方的个人资料 如果受害者不愿意填写 G先生会威胁这些受害者 我会联繫你的朋友或者父母 倘若受害者们填写了连结 从那时起将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地狱 接下来扮演警察的G先生 会用确认身份的名义 要求受害者将能看到脸的照片发过来 接著要求发送全身照片 脱掉上衣的照片 露出胸部的照片 只要这些孩子不照办 他就会把他的截图发送出去 就这样一步步的她们被操控成了奴隶 每次出现视频我都会进行截图 并且交给警察 N号房的游戏不仅限于网路性虐待 他们还会把奴隶带到线下 我记得那一天是我最艰难的一天 在潜伏不久的2019年暑期 应该是孩子们玩水踏青的假期 但有一名看起来像是中学生的女孩 被关在疑似旅馆的房间中 一名成年男子进入这个房间对她进行性虐待 视频被实况共享 聊天室一片欢呼 表示这就是宠物不乖的下场 罪恶感和噁心涌入我的心中 我陷入了无力感中 就算我截图了 但是这对于某处 遭受打击的孩子来说这一切又有什麽用呢?

 收拾了无力感 为了帮助受害者 我也只能继续努力直到将其连根拔起 但是 真正的恶魔出现了 2019年二月 八号房的创始人G先生离开了 2019年暑假过后W先生也退出了这个市场 随之而来的是出现了三十几个模仿的房间 其中有一位名为博士的人 他的房间总会员人数最多 博士会把一些影片或者照片 作成预告片来放在自己的游客大厅 藉此吸引更多人加入会员 如果你想加入博士的延伸房 还必须要有连结 得到连结之后 你还要上传身分证填写资料 及比特币帐户才能加入 除了延伸房(游客大厅)以外 他总共开了三个房间 并且以影片等级区分为 25 万韩币、60 万韩币、150 万韩币 三个群组 25万韩币的房间你可以看到过季影片 60万韩币的房间你可以看到全新影片 150韩币的房间 你可以在聊天室裡面下指令 所有的交易都是用比特币来完成 为了就是不留下往来痕迹 我没办法潜入博士运营的房间 因为他的房间用钱也未必能够加入 但是我成功进入了可以确认他刑责的房间 我成功加入了博士的初阶房 博士会把一些过季的商品 放在这个25万韩币的付费奴隶房 这个房间专门摆放不再稀有的博士作品 博士有一天公然在群组宣传说 我一天能找到两个奴隶 找奴隶很简单 只要你用高额打工 当作诱饵来吸引未成年人 想不想做模特儿啊? 想不想在网路上约会打工啊? 对方如果愿意 就会开始拍摄不太露骨的照片 接著付一些费用小女孩就会很开心 接著要求对方签一些简单的合约 就能成功取得对方的个人资料 最后慢慢的慢慢的 让对方尺度变大 最后拒绝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博士特别喜欢猎奇的影像作品 他会要求女孩在身体上 用刀刻著奴隶或者写博士等字眼 藉此来证实这是他製造的奴隶 他还会要求女孩子在裸体状态下 把内裤套在头上 或者像疾病发作一样翻转著眼睛 身体发抖地拍摄影片 这些作品都有一个共通点 就是伸出小拇指 这是博士作品的犯罪标志 其中的作品之一 竟然是博士自己的女朋友 我把所有照片跟聊天室的留言 截图交给了警方 在这些大量残忍的影像中 其中有一则影片 让我久久说不出话来 影片中 毛毛虫在女孩的下体内爬来爬去 这不是商业影片 这也不是演戏 我看了之后做了好几天的噩梦 虽然我看不到女孩的脸 但是我永远没办法忘记她挣扎的动作 除了博士的奴隶房之外 在这个软件中 性虐待的房间也比比皆是 每个房间都有自己的主题 所以加害者们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 或当天的心情选择自己喜欢的房间 例如女军人房、女警房 女护士房、女中学生房、女老师房等等 其中对女教师房间感到厌倦的人 又聚集到一起建造女警察房间 想要更刺激的他们竟然 又建造了女童房 裡面甚至有2岁的小女童受害的影片 

我在潜伏期间平均每天 走访三十个左右的房间 所有房间都有数千名男性参与 最多人的房间竟然高达两万五千人 每天被上传的受害者人数 在每个房间有数百人左右 我观察了三十个房间 我每天看到的受害者就有数千人 受害者的个人身分被当作赠品 这些受害少女的长相、姓名、年纪 居住地、学校班级、工作等个资 都在这个聊天室裡面流传 藉此导致这些少女在生活中惨遭性侵 然后这些生活中被性侵资料 跟没有打马赛克的影片 再一次被传回群组中供大家享乐 有一次我鼓起勇气用聊天室共享的电话号码 试图跟受害者接触 我想对他们说没事 你能逃出来的!我可以帮助你 我想要告诉你,你没有做错事情 你不要害怕 但是 大部分人都没有接电话 隔一天电话就转成语音信箱 她们可能觉得关闭手机电源 这一切 就都只是个梦了 被关进地狱的孩子们 你们现在到底在哪裡呢? 我们能不能尽快帮助这些孩子呢? 这段时间 博士伤害的女性高达74位 其中有16名未成年 年纪最小的甚至只有11岁而已 这些性虐待影片 不只是在这三个群组中流传而已 同时还有一些有心人士 把它们转贴到其他的群组

 收集了足够的证据 警方终于行动了 终于 在2020年3月19日 主嫌赵主彬 绰号博士被警方逮捕了 警方掌握120多名涉案人士 逮捕17名同伙 令人相当惊讶的是这些犯罪嫌疑人中 其平均年龄都约在24岁上下 其中更包含未成年人 博士房营运者「博士」 赵主彬在N号房获利上亿韩元 共有26万用户加入付费 

韩国群众通过青瓦台国民请愿板 要求公开这个人的照片 并且要求公开所有加入组织的人、他们的个人资料 请愿者人数短短在几天内就破了百万人次 是历来最多人参与的请愿 多名韩国知名演员 歌手纷纷跳出来要求政府彻查 韩国总统最终也表示要求彻查所有群组会员 认为这些人的行为极为残忍不可饶恕!

 在韩国警方还没公布之前 韩国媒体SBS已经 大动作公开赵主彬的照片以及身分 这是南韩制定性暴力犯罪特别法以来 首度公布未定罪的嫌犯身分 而看到了博士的所有资料被公开 原本N号房跟博士房的会员们 也开始紧张了起来 甚至还有人在网路上发问说 自己当初不小心手滑加入了群组 请问要怎麽退出的这种干话 因为大家都知道要加入这一个连结 你要提供身分证、填写资料、比特币之后 你才能加进去 赵主彬现年25岁 2018年才从大学毕业就读情报通讯系 曾担任大学报主编

 最让人想像不到的是 赵主彬从2017年10月起 一共在孤儿院以及残障团体从事过55次 235小时的志工活动 每个星期大约去三天 一次3至4小时服务 5个月之内他就做了约100小时自发性服务 问题是他在服务的期间 他经营博士房 性虐待凌虐影片社群有很多重叠 韩国警方追查后发现 赵主彬竟然都是 透过社福人员及区公所提供被害女性个资 让他进一步诱惑逼迫被害人成为他的性奴 甚至还拜託一名社福人员 趁著同事不在的时候 侵入电脑内窃取很多女性个资 目前这名社福人员也遭逮捕 讽刺的是 赵主彬还被这些团体称为【志工王】 目前警方仍持续追查 孤儿院以及残障团体是否还有受害者

三月二十五日 主嫌赵主彬早上八点左右押送检方 他戴著护颈没戴口罩 向JTBC电视台台长 光州市长还有记者「金雄」谢罪 他说谢谢大家 让我停止了我无法停止的恶魔生活 但他为什麽列举这些人名没人知道 之后不管媒体如何追问 他只是保持沉默 也有媒体指出 赵主彬多次在匿名聊天室博士房中 声称与JTBC电视台台长是称兄道弟的关係 也指名认识光州市长 似乎有意藉此营造自己跟媒体 政界有特殊关係的形象 有网友询问 难道这三位跟N号房也有关联吗? 

这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只希望是赵主彬自己刻意营造的形象 而不是这些高官也牵扯其中 这件事情在网路上曝光之后 南韩多个论坛竟然出现有不少人在求片 而且有多位付费观看的会员跳出来反控说 都是那些少女的错啊!自己缴了钱 我用正当方式 观看这些成人影片我哪裡错了? 还有人说 不是应该要先处罚 那些上传自己身体的淫乱女吗? 如果她们不上传的话 就不会有26万名受害者了啊 26万的受害者是指观看影片的人 这些言论实在欠缺性平意识到令人作噁!

 还有人说受害者为什麽不报警? 她们难道不懂得用法律的武器维护自己吗? 以前我看过有人在强姦案底下发表回覆说 「穿这麽少,活该被强暴」的言论 我跟他吵了很久很久 现在N号房事件还是有人 会对受害者强加罪名 还在为那26万共犯洗脱责任 确实那些受害者如果更聪明更勇敢一些 或许能逃过一劫没有错 但这是他们受迫害的理由吗? 

至今还没有抓到一开始的创始人 godgod以及watchman 但我相信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就算法律没有给予惩戒 他们也不会过得多好 老王希望大家一定要保护个人网路安全 从这些网路色情犯罪的模式可以看到 这些人都会藉由利诱取得个人资料之后 再一步步获取情色影像 让受害者更加难以挣脱 如果你不幸遇到有意人士骚扰或者胁迫 千万要儘速联繫警方或者地方妇女团体

 最后 我也希望大家继续关注N号房的事件发展 但前提是不要超过你每天 心理能够负担的重量 你可以将正确的新闻资讯传播给身边的友人 或者亲朋好友甚至是小朋友 让他们知道网路上的这些风险 并且做好自身保护 大家一同关心这次的事件 并且预防这一切 今天知啦就说就到这裡,我们下次再见!文章已经过版权


原文标题:N号房记者完整实录,超过1000位女性受害!这些女孩原来是这样被操

原文地址:https://www.qqzla.com/zd/1637.html

TAG标签: 新宅男 宅男福利 乱伦免费小说 宅男福利社

  • << 上一篇:千亿像素看中国世界照片
  • 下一篇:还没更新呢哟! >>